“拔”海起牧場 “耕”海新牧歌

2020-11-18 20:39 新華社閲讀 (73933) 掃描到手機


  初冬時節,海豐魚肥。乘船駛至渤海深處的山東長島大欽島海域,可見一座現代化海洋牧場平台傲然聳立。這是國內首座深遠海智能化坐底式網箱“長鯨1號”,集成了自動投餌、5G基站、風力發電、海水淡化、水下機器人、海洋數據觀測等多種“高精尖”技術,僅需4人一年就可養殖優質深海魚1000噸。

  依海而生,向海而強。兩年來,48座像“長鯨一號”一樣的現代化海洋牧場平台,在山東沿海“拔”海而起,讓古老的耕海牧漁從未如此有“範兒”,兼得“金山銀山”“綠水青山”“科技高山”。

  如今,在我國廣袤的海洋新牧場裏,一曲海上新牧歌正在唱響……





海中有“金山銀山” 一條魚增值53倍

  今年10月,全國首座坐底式海珍品養殖網箱“國鮑1號”,在山東長島南隍城島海域投入使用。



工作人員在全國首座坐底式海珍品養殖網箱“國鮑1號”上展示剛收穫的鮑魚(11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武嶽 攝

  近日,記者登上這座海洋牧場平台時,工作人員正用“龍門吊”將300多個滿載鮑魚、海膽的網箱緩緩升起。記者將其中一個網箱打開,可以看到幾十個肥美的鮑魚蓋着厚實的海草“被子”,安居在箱底。

  “附近海域浮游生物十分豐富,加之投餵野生海草為飼料,產出的鮑魚‘類野生’,市場價值較高。”山東長島南隍城鄉黨委書記劉國明説,這個長寬各36米、吃水21米的“大傢伙”,可放置37800個海珍品養殖籠,鮑魚年產量最高可達120噸,年純收入1500萬元,村集體和老百姓都能受益。

  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常務副所長楊紅生説,海洋牧場是基於海洋生態學原理和現代海洋工程技術,充分利用自然生產力,在特定海域科學培育和管理漁業資源而形成的人工漁場,其生產能力和生產效率明顯優於傳統養殖。



  圖為2017年2月26日拍攝的長島一處海上養殖網箱收魚場景。新華社發(張吉華 攝)

  離開“國鮑1號”乘船再航行約1小時,就來到了長島大欽島海域的“長鯨1號”海洋牧場平台。它最大設計吃水30.5米,養殖容積6萬立方米,每年能養1000噸成品魚。

  “養這1000噸魚,僅需4名工作人員,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長鯨1號”負責人陳德剛説,目前,網箱中正混養着許氏平鮋和大瀧六線魚。如果這1000噸魚能在明年休漁期賣出,粗略估算利潤可達5000萬元。

  此外,當地還採取“大漁帶小漁”養殖模式,即公司與周邊中小型養殖户簽訂中苗魚供應合同,養殖户按照公司要求及標準養殖,養殖到一定規格後,由公司收購併投入海洋牧場網箱中繼續養殖。此模式可輻射帶動2萬多户漁民共同致富。

  海洋牧場的經濟效益不止於此。當記者登上位於山東省煙台市區漁人碼頭以東海域的“耕海1號”海洋牧場綜合體平台時,遊客張先生興奮地向記者展示他的“戰果”:1個小時左右,他就在這裏釣到14條紅加吉魚。



遊客在位於山東省煙台市區漁人碼頭以東海域的“耕海1號”海洋牧場綜合體平台上展示垂釣成果(9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耕海1號”負責人、山東海洋現代漁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尉巖説,“耕海1號”共4層,分成不同的功能區域,可以喝咖啡、垂釣、吃飯、看科普電影等。除年產魚類15萬公斤以外,還可接待遊客5萬人次。

  “海釣拉動的消費總額是所釣魚品價值的53倍,使‘一條魚’產生了‘多條魚’的價值。”山東省發展改革委一級巡視員梁文躍説,2018年6月以來,山東各級累計投入資金57億元,發展省級及以上海洋牧場7.9萬公頃,國家級海洋牧場達到44家、佔全國的40%,預計今年海洋牧場綜合經濟收入將超過2500億元、居全國首位。



海中有“綠水青山” 生物量增長6.7倍

  每到夏季,山東煙台養馬島附近海域的東宇海洋牧場都會迎來一大批潛水愛好者,清澈的水質、近20米的水下能見度和多種多樣的生物,吸引他們遠道而來。

  “良好的潛水條件,得益於海洋牧場相關設施對水質環境的‘重塑’。”東宇海珍品有限公司法人李效平説,大量人工魚礁的投放,讓附近的生物多樣性迅速增加,遊客在此潛水也有了更多樂趣。



這是山東煙台養馬島附近海域的東宇海洋牧場(9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在位於煙台萊州的明波水產公司,記者看到一個人工魚礁實物。金字塔形狀的混凝土構件中,有許多分叉,可以在不影響洋流整體流向的情況下,在魚礁範圍內減緩水流速度並形成迴流,為水生動植物創造生活空間。

  昔日“捕獵者”,今朝“放牧人”。“我們從2010年開始投礁,至今已完成1萬畝人工魚礁建設。”明波水產公司副總經理李文升説,據測算,投礁區全年生物資源量是未投礁區的2.6到6.4倍。

  海中投放一個礁體,就是一個“生態銀行”。李文升説,礁體表面富集了大量的牡蠣、脈紅螺等貝類,礁區聚集大量斑石鯛、梭魚、大口蝦虎魚、黑鯛等野生魚類。人工魚礁的存在,還避免了拖網作業,防止過度捕撈,實現良性循環。



工作人員在全國首座坐底式海珍品養殖網箱“國鮑1號”上收穫鮑魚和海膽(11月11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武嶽 攝

  山東陸地海岸線3345公里,約佔全國的六分之一。過去,由於部分地區過度捕撈和養殖,近海漁業資源面臨枯竭,近海海域環境嚴重惡化。近幾年,通過投放人工魚礁、移植海藻及漁業苗種增殖放流等打造現代海洋牧場措施的有效實施,山東沿海漁業資源和生物多樣性逐步增加,有效遏制了近海海域“荒漠化”。

  梁文躍説,山東通過採用立體養殖、投放生態型人工魚礁、修復海草場等手段,以及建設“可視、可測、可控、可預警”的海洋牧場觀測網,對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和海洋生態資源發揮了重要作用。目前,山東海洋牧場水質達標率為98%,大部分海域達到一類、二類海水水質標準。據調查,礁區海域基礎生產力平均提升11.2%,生物量增長高達6.7倍。



海中有“科技高山” 集成“高精尖”技術

  在明波水產的物聯網管控中心,記者通過監控看到車間內工廠化養殖池的實時畫面中,眾多斑石鯛小魚苗正在歡快遊動。



這是國內首座深遠海智能化坐底式網箱“長鯨1號”海洋牧場平台(9月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我們採用工廠化循環水養殖模式進行育苗,同時憑藉海洋牧場良好的設施裝備及管控技術養殖成品魚,實現‘陸海接力’。”李文升説,“這種養殖模式可實現名貴魚種的高效健康養殖,已在全國示範推廣。‘刺身佳品’斑石鯛已經走上了普通百姓的餐桌。”

  山東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王敬東説,山東發揮海洋與漁業科技優勢,引導科研教學機構與重點企業對接,全省參與海洋牧場建設的規模以上企業達130餘家,省級以上科研院所10餘家,形成了緊密的利益聯結機制。

  漁網也有“黑科技”。煙台中集藍海洋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虹指着展廳中一張白色漁網對記者説:“許多海洋牧場都使用這種漁網,是由超高分子量聚乙烯製作而成,網線強度高、耐海水侵蝕。並且,漁網使用了特殊編織技術,整個網面沒有繩結,還使用了特殊塗層,不易產生海藻和貝類等附着物,有利於水下機器人的清潔作業,甚至能實現水下自動清潔。”



遊客在位於山東省煙台市區漁人碼頭以東海域的“耕海1號”海洋牧場綜合體平台上垂釣(9月2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在“長漁1號”海洋牧場平台上,記者也實地感受到了滿滿的“科技感”:平台配備風力自動投餌機,可配合分配器實現多點定時定量投餵,從而將餌料精準分配至與平台相連的每個網箱,在滿足自動化養殖需求的前提下,提高餌料的利用率。

  除此之外,平台上還搭載了5G通信基站、海洋數據觀測系統、水下監控系統、信息傳輸系統、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系統等“高精尖”技術。除了能滿足日常養殖作業需求,還擔負起海上看護、休閒漁業、科研試驗、海洋環境監測等多項職能。



工作人員在“長漁1號”海洋牧場平台上檢查智能設備(8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凱 攝

  建設智慧海洋牧場離不開信息裝備支撐。王敬東説,山東積極探索以現代信息技術和工程裝備為支撐的離岸海洋農牧化建設,啓動了國內首個海洋牧場觀測系統建設,集中建設24處觀測站,建成海洋牧場多功能管護平台48座、大型養殖工船1艘、大型深水智能網箱6座,成為離岸海洋牧場建設的現代化支點。

  海洋牧場能收魚,也能收“數”。李虹説,公司建設了“九仙雲”海洋漁業數據平台,利用大數據技術將線上、線下深度融合,能夠及時蒐集和分析各個海洋牧場平台上的氣象、水質、水文、生態等幾十種實時數據,真正做到深遠海養殖生態化、自動化、信息化和智能化。

  “這些數據具有重大經濟、生態、社會價值,可為養殖户、科研機構、政府部門等相關方提供科學的決策參考,促進整個海洋牧場產業鏈的健康發展。”李虹説。


返回半島網首頁>>